成刚何玉霞办公室大战

成刚何玉霞办公室大战

急投予参附汤以挽救将脱之元气,并益气阴。得酒醉,治目不闭。

予《金匮要略》大黄附子汤。 余经四十余年之临床实践,对麻疹一证,首辨阴阳,细察患儿体质强弱。

伏丹砂、粉霜、硫黄、砂。 李××,男,三十岁。

四药合用,更显降逆之功,茯苓健脾利湿,砂仁扶气调中。古代方剂,特别是经方,其组成一般都贯穿着理、法、方、药的有机联系。

惟每天午后肿胀反复,此由于阳虽回但尚不足以制阴。本病治愈全过程历时三月之久,服药百余剂,所用附片甚多。

 ”喻嘉言用此方,主张以附子为君药,指出“肾之关门不开,必以附子回阳,蒸动肾气,其关始开,胃中积水始下,以阳主开故也。二诊:上方服二剂,症状见减,仍用归脾汤去黄连再加山荧肉以补肝之不足。

Leave a Reply